十年了,分手後才發現她腳踏兩條船.

十年了,分手後才發現她腳踏兩條船.

我仍然不能忘記她,經常想起,心痛不已。

事實上,她不是那種賢德女子,但愛情似乎是個瞎子,

不管對方是怎樣的人,一旦愛上,自己也就變成了瞎子。

前女​​友長得漂亮,認識我時,她剛和男友分手不久,

也許感情比較空虛吧,便稀里糊涂地看上了我。

第一次跟她去逛街時,她對我兇得要死,我幾次想拉她的手,

都被她臭罵;拿著手機想幫她拍照,又挨她罵。

晚上去她家吃飯,然後留宿她家,她竟然陪我坐到凌晨六點。

記得那天正是春節,當掛鐘敲打六下時,她媽突然從樓下沖上來,

哈哈,是沖上來的。

推開房門時,看到我們都衣冠整齊坐在床上,松了一口氣說:

妹,六點鐘了,去睡了。

那幾個小時,我一直翻來覆去看她幾百張相片,她靠在床頭看我。

後來她打瞌睡了,我用棉被把她卷成一卷放在床上,呵呵!

她沒出聲,沒睜眼,任我擺布,我自然不敢亂來,偶爾不小心碰到她,

我并無感覺。

我們閉著眼睛各懷心事,直到她媽媽沖上來,

我們以超快的速度把被子舖好,坐好,迎接她媽媽審視的目光。

我通過了她家人的驗收,第三天,我便以她男友的身份一起下廣東打工,

并開始了同居生活。

她幾乎不會做家務,煮的菜很難吃,不會搞衛生,也不會洗衣服。

我包攬了全部家務,我無怨無悔,因為我愛她,寵她,包容她的任性。

那時她開玩笑說,我們一個勤一個懶,剛好成一對。

假如兩個人都懶,那就沒人做家務了;

假如兩個人都勤,那就沒家務做了……

家務不是問題,但她太貪玩,經常出去吃麻辣燒烤,

盡管我不喜歡,也只好舍命相伴了。

後來,她也許被我感動了,開始為我付出。

下雨天,我們一起上下班,她撐著的雨傘盡量為我多擋一些;

吃飯時,她會把好吃的東西往我嘴里塞……

她對我的好,至今我仍銘記於心。

當她上夜班和休息時,每次下班,我都會一路奔跑回去。

從廠里到宿舍有十分鐘的路程,

而我每次只用三分鐘,只為早一秒見她。

時間久了,兩人的性格顯現出來,開始出現不和諧。

她老是想去玩,那時我們的薪水不高,只有幾百元,交了房租,

加上她每天都要吃零食,工資經常不夠用,每個月底都要向廠里借錢。

後來她經常早出晚歸,我每晚待在宿舍里等她回來,

她最早十點半回來,最晚十二點半回來。

每次她回來時我都假裝睡著了,可她沒有回來我怎麼睡得著!

我擔心她,見到她才能放心。

她卻全然不顧我的感受,每次晚歸時馬上沖涼睡覺,

她的衣服都是第二天我幫她洗的。

她上床後我抱住她,她每次都會把我推開,說她很累,想好好睡覺。

我很郁悶。

感情出現裂痕後,她辭職去了一家洗浴中心上班​​。

如果她應聘前告訴我,我必定不同意,但她說已經交了幾百塊元培訓費,

那錢當然是我給她的。

她想做兩個月就出來,我只好由她了。

她把先前存放在廠里的東西全部搬到了宿舍,我好奇地翻看那些東西,

結果大吃一驚。

她寫了一本日記,滿紙都是對某個男人的思念和愛戀,

當然不是她的前男友,從時間上來看,她和前男友還沒有分手,

她已經移情別戀了。

她和前男友在一起四年多,日記里竟然沒有一個字提到他。

她記錄了一件事情,更是傷透了我的心,

她給那個男人織了一件雪白的毛衣,一針一線都是對那個男人的情意,

我從箱子里看到了那件沒有織完白得刺眼的毛衣。

也許那個男人拒絕了她,也許還沒有等她織完毛衣,那個男人離開那個廠了。

那時她和前男友,她哥她嫂,她弟她弟媳,還有那個男人都在一個廠打工,

那個男人是否接受了她的情愛?

還是為了拒絕她逃避了?

不得而知。

我覺得很悲哀,我和她同居一年多,她從來沒想過給我織一件毛衣,

下班後和節假日除了吃就是玩,何時把我放在心上?

她做了兩個月洗腳妹,便辭職不干了。

她爸不讓她干,說掙那錢很臟。

我是一個很傳統的男人,不吸煙不賭錢也不喝酒,從來沒有去按摩院,

更不會找小姐。

我對她去做洗腳妹相當反感,不能接受。

她家人知道我們感情破裂後,馬上開始安排她回去相親,

雖然她回來後依然陪我,但我已經很疲憊,沒有任何感覺了。

她馬上有了新男友,我們只好分道揚鑣。

分手後我才發現,

自己依然愛她,依然難舍,依然心痛,

可是一切已經無法挽回了,一切都結束了。

十年了,我要怎樣才能夠忘記她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