讀史 | 鄧小平的睿智:妙語連珠反擊赫魯曉夫的挑釁

讀史 | 鄧小平的睿智:妙語連珠反擊赫魯曉夫的挑釁

新中國成立後,鄧小平在參與和領導社會主義革命與建設方面、在人生大是大非方面所表現出來的高瞻遠矚盡人皆知,令人欽佩。鮮為人知的是,他在各種場合所表現出來的隨機應變和樂觀詼諧。鄧小平的幽默不落俗套,不僅通俗易懂而且蘊涵深意,給人們留下了深刻的記憶和長久的印象。

1960年11月,八十一國共產黨、工人黨代表會議在蘇聯莫斯科舉行,中國派出由劉少奇、鄧小平率領的代表團參加了會議。此前9月,鄧小平受黨中央毛主席委派,先期率代表團部分人員飛抵莫斯科,參加由二十六國黨組成的會議文件起草委員會。在克里姆林宮蘇共的歡迎宴會上,赫魯曉夫挑釁道:「鄧小平同志,阿爾巴尼亞勞動黨那個霍查老愛自搞一套,弄得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總是不團結,中國應該有個態度才對!」很明顯,這是用阿爾巴尼亞影射中共不聽蘇共指揮。

鄧小平心若明鏡,直率誠懇而不慌不忙地回敬道:「阿爾巴尼亞勞動黨是個小黨,但能堅持獨立自主的方針,你們應該好好尊重人家才對,不應該隨便向人家施壓,你們是老大哥嘛!」

鄧小平一針見血,切中要害,說得赫魯曉夫張口結舌,一時語塞。

宴會上,赫魯曉夫不再談援助,也不再談阿爾巴尼亞,索性將矛頭直接對準了他正在隆重接待的中國客人。「鄧小平同志,你們中國在斯大林問題上態度前後不一致。」赫魯曉夫煞有介事地將淡淡的眉頭皺成肉疙瘩。鄧小平回答得很乾脆:「我們態度是一貫的。」赫魯曉夫皺著眉頭說:「你們開始擁護我們,後來又反對我們。」

鄧小平嚴肅地說:「擁護什麼?反對什麼?這個問題要說清喲。反對個人迷信,我們過去擁護,現在仍然堅持。在我們黨的八大會議上,對這個問題已經明確表明了態度。少奇同志向尤金大使也講明了我們的態度。你問問米高揚,他到北京來時我們對他講沒講過?……錯誤當然要批,功績也一定要肯定。我們反對的是全盤否定,尤其不能採取秘密報告的方式,惡毒攻擊。這種做法所帶來的後果,你一直認識不足。……要批判,但不能全盤否定,尤其不允許以反個人迷信來影射攻擊其他兄弟黨。」

赫魯曉夫只有招架之功,而無還手之力。

接下來,他又冷不防地將話題轉到高崗身上來:「高崗是我們的朋友,你們清除了他,就是對我們的不友好,但他仍然是我們的朋友。」赫魯曉夫在一些重大場合說話往往缺少深思熟慮,有時甚至不計後果。這個弱點恐怕也是導致他最終下台的原因之一。他就在宴會上,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發泄情緒說:「你們不是喜歡莫洛托夫嗎?你們把他拿去好了,把他給你們。但高崗是我們的朋友。」

鄧小平顯出少有的嚴厲,甚至是一種歷史的莊嚴,針鋒相對地說:「這可是你說的話啊。你這個講法要記錄在案!高崗是我們黨內的事,莫洛托夫是你們黨內的事,在這種場合你把這些拿出來,不合適吧?」

鄧小平覺得又好氣又好笑,遇到這種水平的對手,當然沒有必要再與他多糾纏。蘇共中央主席團的成員們都知道赫魯曉夫又失控了,他失控後的亂放炮往往帶來極大的被動,便紛紛起來打圓場,趕忙敬酒,藉此阻止赫魯曉夫亂說。赫魯曉夫感覺自己說話失控,也尷尬地借碰杯轉了話題。

在二十六國黨的起草委員會上,中蘇兩黨代表團的成員經常針鋒相對,激烈爭論,氣氛是相當緊張的。但在緊張激烈的交鋒中,鄧小平始終是泰然自若,舉重若輕。他只要一走出會議室,便談笑風生。代表團成員在大使館裡吃飯,也常常是笑語不斷,輕鬆活潑。

有一天,在激烈的爭論之後,中共代表團成員回到大使館的飯廳吃飯,大家一時話不多。這時,鄧小平忽然招呼劉曉大使的夫人張毅,笑著問:「張毅啊,你是江西人,你知道『兔子吃雞』這個掌故嗎?」「什麼,兔子吃雞?兔——子?」張毅以為聽錯了。「對,兔子吃雞。」「哎呀,小平同志,我只聽說過黃鼠狼吃雞,可從來還沒聽說過兔子會吃雞,」張毅欲忍住笑卻又忍不住,鼓著嘴巴搖頭,「而且還有什麼掌故?」「當然有掌故,此事發生在1930年代。」鄧小平含笑望望大家。大家也都望著他,急切地等著聽下文。

「這事出在陸定一身上。」有人問:「是在延安嗎?」

「是在延安。但不是在延安的兔子,是有一次在延安做報告,談到托洛茨基什麼什麼的,他那個無錫話就糟了。說來說去總是『兔子吃雞』。我們有些同志聽完報告,總是不相信『兔子吃雞』,就像張毅現在一樣,邊出會場邊四處打問:『兔子吃雞』怎麼回事?沒聽說兔子還會吃雞呀······」

大家恍然大悟,飯廳里頓時笑成一片,會議爭論時留下的緊張氣氛被這一片開心的笑聲一掃而光,大家的胃口立刻也好了起來。

那時,許多兄弟黨的代表在會議上都是用俄語發言,並且看著蘇方的眼色行事,在發言中譴責阿爾巴尼亞勞動黨,指責中國共產黨。這其中就有一位伊拉克共產黨的代表巴格達什。但這位代表俄語講得很蹩腳,學著蘇聯的腔調指責中國共產黨時,常常洋相百出,人們聽過他的話後總是忍俊不禁。一天到了吃飯時,鄧小平知道翻譯李越然善於模仿別人講話,便提議說:「小李,你給大家出個洋相,學學巴格達什講話。」於是,李越然便模仿起巴格達什的腔調和表情即席表演,他惟妙惟肖的樣子引得一陣哄堂大笑。

因此,在二十六國黨的起草委員會開會期間,中共代表團的成員都感到,儘管會上的爭論緊張激烈,但會後,尤其是大家在一起用餐時,鄧小平非常善於調節緊張的氣氛,往往他的一個笑話,一句玩笑,就會使大家從緊張的情緒中解脫出來。會議期間,大家的生活有張有弛,工作效率很高,從而圓滿地完成了任務。

(摘自《領導文萃》2019年10月下)

稿件來源:《黨史文苑》